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好先生
好先生
  看似无赖毒舌整日无所事事的混世魔王陆远曾是美国米其林高级餐厅的星级 大厨。为了将因车祸去世的好友大彭的骨灰送回中国让其落叶归根,并且将 亡友的女儿彭佳禾送回国内母亲那里,陆远回到中国。

  陆远坐在飞机的头等舱,等待飞机起飞。旁边坐着一个女孩,长头发,穿着 红色的连身套裙,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面,带着眼罩看不清这个女孩的脸。乳房不 是很大,但是却很挺拔。陆远正看得痴迷,突然后面想起了彭佳禾的声音:" 陆 远!凭什么你坐头等舱,我和我爸就得挤经济舱?" " 这是我不对啊,你爸到死 都没坐过头等舱,现在也不能让他挤着了来,给我,你回去吧。"

" 我是说你 凭什么让我坐经济舱!我不管啊,你赶紧给我升舱。" " 我坐头等舱那是我自己 花钱,你坐头等舱你有钱吗?" " 废话,我钱不是让你给拿走吗?"" 彭佳禾 我告诉你啊,第一,你的钱是暂时寄放在我这我没揣在兜里一分,第二,这钱是 你爸用命换来的,只有当你18岁成年以后才能给你,第三,想坐头等舱自己打 工挣钱。回去!" 这时,空姐走过来说:" 对不起,我们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请您回到自己的位置。" 彭佳禾:" 我说了,我配合不了。" " 吵什么吵,让不 让人睡觉了,那边不是有空坐吗?用我的里程给她升。" 陆远身边的女人不耐烦 的说。

  彭佳禾:" 显你有钱是吧?我就不升。" 陆远看着这个女人说:" 有钱烧的 吧?我教育孩子跟你有毛关系啊?" " 是你孩子吗?有病。" 这时飞机正要起飞,江莱带上眼罩转过头,不在理他。

  因为旅程要十几个小时,陆远迷迷糊糊睡着了。

  陆远睡着正香,迷迷糊糊听到身边的女人嘴里发出:" 嗯~ 啊。" 的声音。

  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女人在揉着太阳穴,好像很不舒服。说:" 美女,怎么
了?

  不舒服吗?要不要帮你叫空姐帮忙。" 江莱:" 不用,谢谢,只是坐久了头 有点晕,我去卫生间洗洗脸。" 说完起身从陆远身边走过。

  陆远虽然无赖毒舌整日无所事事但是还是挺关心人的,他不放心江莱一个人 去卫生间,就跟着她一起去。

  陆远走到卫生间门口,看见门没锁就**去。

  看见江莱背对着卫生间的门,在洗脸。屁股一翘一翘的,江莱穿的连身套裙 本来就挺短的,现在弯着腰,雪白的屁股露出了大半,黑色蕾丝内裤好像在和陆 远打招呼。陆远感觉下身有了反应。

  听到门有动静,转过身看到陆远**来说:" 你怎么过来了。" 陆远:" 没什 么,就是看你挺难受的,就过来看看。" 江莱:" 谢谢,我没事,只是闷得慌。

  " 陆远:" 那就好,来咱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陆远。" " 我叫江莱,看你五 大三粗的,原来还挺关心人。" " 我这是看着美女两眼放光,不怀好意才跟上来。 " 江莱瞄到陆远裤子顶起了帐篷说:" 原来是想来觅食。" " 不能这么说,我对 食物要求挺高的,我的专业就是料理食物。" 江莱走到陆远身前,玉手隔着裤子 摸陆远的鸡巴,说:" 你觉得我怎么样,想料理料理我?" 陆远二话没说,一把 将江莱拉入怀中,嘴巴压在她涂着大红色唇膏的双唇上,开始贪婪的吸允江莱甘 甜的津液。

  江莱的舌头探入了陆远的嘴里,两人的舌头缠在一起,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 样。江莱两只手楼主陆远的脖子,发出诱人的鼻音,这个时候陆远左手搂着江莱 的肩膀,右手已经伸到她的套裙中,抚摸着白嫩的大腿。

  江莱穿的是一条黑色的蕾丝小内裤,她白嫩的屁股直接落入了陆远的魔掌。

  陆远转过身,把江莱顶在门上,用牙轻轻咬着江莱的耳垂。用脚把江莱的双 腿分开,右手摸上来江莱嫩嫩的阴户,隔着蕾丝内裤已经感觉到江莱的淫水泛滥。

  陆远用手指捏着江莱的小豆豆。江莱眉头紧锁,一副难耐的表情,发出" 嗯 ~ 嗯" 的声音。陆远把江莱的套裙脱下,推起黑色的乳罩,在一对软绵绵的奶子 上揉了起来,还不时的掐她的奶头,让它们硬硬的挺立。

  江莱主动的把手伸到了陆远的拉链上,把裤子解开,放出了陆远的鸡巴。江 莱看到一根怒挺的粗长鸡巴说:" 哇,好大足足比我男友的大了一倍。" 陆远: " 不只是大哦,我们干厨子的,没什么好的,但就是腰好。来,蹲下,帮我舔舔 " 一波快感从被大力抓捏的胸部传来,江莱的舌头不受控制的伸了出来,舔弄着 陆远的龟头。江莱右手握着肉棒,鲜红的嘴唇慢慢张开,把陆远的肉棒吞了**去。

  陆远:" 嗯,好爽,美女,小舌头很灵巧哦。" 江莱:" 别这么说,我有点 害羞。" 说完用力的把陆远的肉棒吸**了嘴里。舌头的马眼上划来划去。渐渐地, 她的右手也开始配合着嘴上下套弄起来,一阵快感从胯下直传到陆远的大脑。

  陆远一把将江莱抓了起来,让她趴在洗手台上,手扶着硬挺的大鸡吧,在江 莱的阴唇上磨了几下,江莱回过头,用一种挑衅又害羞的眼神看着他。陆远腰一 挺,粗长的鸡巴长驱直入,一阵温暖湿润的感觉袭来,陆远舒服的差点射了出来, 小穴太紧了,阴道紧紧的包裹着大鸡吧,还在不停的收缩,再加上顶在宫颈口上 的龟头,就像被小嘴一样吸允着,真是太刺激了。

  " 啊,好舒服,用力,,用力,啊,啊……嗯…………" 陆远抽插的幅度越 来越大,大手肆意的在江莱的身上揉捏着,江莱渐渐地收紧阴道摩擦着陆远的肉
棒,本能的摇动美臀,配合身后男人的肏干,以获得更大的快感。

  " 啊,啊,啊。……好舒服……" 江莱嘴中的呻吟由小变大放肆的喊着。

  每次陆远小腹撞击到她的屁股,她就会叫一声,两人的接合处发出" 噗嗤, 噗嗤" 的水声。

  " 你好骚啊,流那么多水,大鸡吧肏你爽吗?" " 啊,啊,啊,爽,好爽,, 从来没有那么爽过,人家本来就比较敏感。啊。、、啊、、啊" 陆远得到江莱的 肯定,一手拦过江莱的头,一边用力的抽插着,一边和她疯狂的接吻。

  不一会,江莱的身体突然极度的僵硬,紧接着一阵抽搐。

  " 啊,,啊,,,我来了……好爽。好爽……用力……用力……用力肏我 ……" 一股火热的阴精从子宫中冲出,浇在陆远的龟头上。

  江莱上身趴在洗手台上,双手已经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陆远享受着江 莱高潮阴道的痉挛,双手抚摸着江莱的两个奶子,鸡巴缓缓的在江莱的阴道中抽 插,让身下的女人感到一整的温柔。

  江莱:" 你好厉害,嗯……啊……我从来都没有那么舒服过。啊……啊。" 陆远:" 你这么漂亮,男朋友不是天天肏你,你都满足不了吗?" 江莱:" 别提
他了嗯……啊……,他就长得一副嗯……啊……帅气的脸蛋,他下面嗯……啊 ……还没有你的嗯……啊……一半大,每次搞得我嗯……啊……不上不下的。嗯 ……啊……" 陆远:" 那可真委屈你了。" 江莱:" 别说了,你的鸡巴好硬,, 嗯,,嗯,,快点。我还想要,,用力点……嗯……" 陆远:" 嗯?还想要?还 想要什么?" 江莱:" 嗯……你好坏……我要你大鸡吧肏我……快点,,,嗯。

  嗯。" " 要我肏你?肏你哪?肏你小逼,还是这里?" 陆远说着,伸出一只 手,抚摸着江莱的粉嫩的菊门。慢慢的将一节手指插入江莱的菊花中。

  " 不要,,,啊,,,啊,,,我没试过那里……好痛,,,你肏我小逼吧,, 那里真的没有试过,求求你。" 江莱扭动着屁股,抗拒的说。

  " 好吧……那这次就放过你," 说着,将手指从江莱的菊花中抽了出来,坐 在了马桶上:" 来,自己上来动动。" 江莱跨坐在陆远身上,,用手扶着陆远的
鸡巴,缓缓的放入自己淫水泛滥的阴道," 啊,,好舒服,啊,嗯。" 缓缓的套 弄陆远的鸡巴,,双手抚摸着自己硬挺的乳头,舌头舔着上嘴唇。魅惑的看着正 在享受自己服务的陆远。喉咙里发出诱人的声音,嗯,,,啊,,,。

  陆远欣赏着江莱完美的身躯,渐渐地有了射精的冲动,,一把将江莱,抱起 来,把江莱挂在身上,鸡巴在江莱的身体里大力的抽插。

  " 啊,啊,,啊,,,啊,好棒,,啊,,用力……用力……我要来了…

  …快。快……" 江莱大声的淫叫着。

  突然陆远感觉江莱的阴道一阵强力的蠕动,,江莱阴精从子宫中冲出,浇在 陆远的龟头上,陆远精关一松,,,把浓浓的精液射**了江莱身体里面……

  陆远将抱着的江莱放下,自己坐在了马桶上,对着刚享受完高潮的女人说: " 来,帮我舔干净了……全是你的淫液……" 江莱跪在地上,,用舌头舔弄着刚
才让自己高潮的这个大鸡巴……发出:" 吧唧,吧唧" 的声音。

  " 没想到还没回到祖国,就能碰到你这么极品的女人。哈哈" " 哼,那是你 运气好,碰到了我。赶紧的。放开我。我还要回去睡会,肏的我都要虚脱了。"
" 别急啊,先留个电话呗。" " 怎么的,肏一次还不够啊?我可是有那朋友的。

  " " 你那个男朋友有我好吗?呵呵,什么时候需要了就找我嘛。大家好才是 真的好。" 江莱感觉自己迷上了这个让自己高潮的健壮身体。拿出了自己的名片, 放倒陆远的手上,说:" 有空找我。" 陆远嘿嘿的笑了起来。

  说完,自己穿好衣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陆远也处理完刚要回自己的位置,看到彭佳禾在卫生间门口拦住了他。

  彭佳禾:" 你和那个狐狸精在里面那么久在干嘛?" 陆远:" 我说,你这小 丫头片子,管那么多干嘛。" 彭佳禾狠狠地瞪了陆远一眼:" 你,无耻。" 便匆
匆的离开。

  陆远回到自己的位置,看见江莱带着眼罩,小脸红红的靠在座椅上,也没打 扰她,自己坐下,刚才肏的有点累。于是也闭眼睛休息。

某大楼顶层。

  咯。咯。

  "请**"

  " 江总,这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看着这位刚招**来不久的小秘书,今天穿 着黑色的职业套装,黑色丝袜,想到之前的几次调教,愈发的迷人,江浩坤的鸡 巴有了反应。

  " 嗯,来的刚好,放在这吧。刚看完计划书有点累,把门锁上,过来帮我放 松放松。" " 江总,现在还在上班呢," 小秘书小脸红红的说。

  " 没事,告诉他们,我在开电话会议,你在这帮我记录。过来吧。" 对于这 位好色的老板,小秘书无奈,只能扭着屁股走到江浩坤的身前,蹲下解开了江浩 坤的裤子,放出了只有不到8厘米的鸡巴,小秘书一只手握住江浩坤的小鸡巴, 伸出舌头在龟头上慢慢的滑动着。

  " 嘶……嘶……好爽,,最近口技有**步哦,应该好好奖励你。" 虽然江浩 坤身高187cm,一身健硕的肌肉,但是在性能力方面却是非常的差,每次帮
他吹硬了之后,就急慌慌的插入,不到3分钟就射了,每次都搞得小秘书不上不 下的,但是小秘书非常无奈,谁让自己是他的秘书呢。

  " 还不是江总教导的好。" 说完,更卖力的舔弄着江浩坤的鸡巴。

  江浩坤解开秘书的上衣,拨开奶罩,,两只手揉捏着秘书的两个白白大奶子。

  小秘书享受着江总的揉捏,加快了吸允的节奏,江浩坤下身传来一阵强力的 吸力,差点射出来,他示意小秘书站起来,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他从身后把小 秘书的套裙拉到了腰间,一把将秘书的丝袜撕开露出了黑色的小内裤,江浩坤用 手指拨开秘书的内裤,粉红色的小穴毫无遮挡的展现在江浩坤面前,江浩坤伸出 舌头舔弄着小秘书的小穴。

  小秘书扭动着屁股发出" 嗯……哦……嗯……" 的闷哼声。

  江浩坤变舔弄着小穴,一边用力揉捏着小秘书的屁股肉。

  " 别,江总,嗯,,嗯,,轻点,," 小秘书被江浩坤舔弄的淫水直流。舔 弄了一会之后,江浩坤站了起来,一边用手不断的揉捏着秘书的屁股,一边拿起 鸡巴在秘书的小穴来回的摩擦着。

  " 嗯,嗯,我要……" 小秘书不禁发出轻声的娇喘,淫水流的更多了。

  " 要什么,是要我肏你吗?" " 嗯,,要。我要。快点……" 江浩坤扶着自 己的鸡巴,对准秘书的小穴,插了**去。

  " 啊……" 小秘书大叫起来,屁股不断的抬起配合着江浩坤的抽插。

  " 啊……啊……啊……好舒服……用力……用力……肏我……天啊……啊 ……好爽……" 江浩坤用力的抽插着,不到5分钟,精关一松,,射在了小秘书 的嫩穴里……

  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不合时宜的被人敲响。

  江浩坤和小秘书匆忙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小秘书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一个红唇美女,站在门口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看着 她,她脸红红的从江莱的身边走过,回自己的位置。

  江莱走**江浩坤的办公室,闻到一股淫靡的味道,作为过来人,当然知道自 己的哥哥刚在办公室干什么。

  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说:" 陈放去哪了?你把他弄去哪了?" 江浩坤坐在办公 桌的沙发上,没有回答江莱的问题。

  " 回来啦,下了飞机也不回家休息。司机怎么办事的。" " 少跟我废话,你把我男朋友弄哪去了。我说他好端端的失联了一个星期呢,再不说实话,信不信
我现在就报警,说你非法监禁。" 江浩坤无奈的叹了口气说:" 没人监禁他,也 没人强迫他,他自己上了飞机,去了深圳。" " 深圳?他好端端的不辞而别,你
敢说这没你的事?我知道你讨厌他,觉得他穷,在你眼里这种人穷就是一种罪? 江浩坤!知道你这种人最可能的下场是什么吗?就是所有对你真心实意的人到头 来都会被你错过。" 江浩坤盯着江莱说:" 我讨厌他不是因为他穷,我是一直在 保护你。" " 你干脆告诉我,你妹妹值多少钱,你给了他多少钱让他离开我。" " 我没给他钱,我只是给他一份上亿的合同。" 江莱抢过江浩坤手中的礼物盒子, 打开看到一枚闪闪的钻戒说:" 今天是甘敬生日,又有大动作啊?有句话怎么说 来着,朋友妻,不可欺啊" " 你不用给我难堪,你不了解情况。" " 你冠冕堂皇 的拆散我们,自己却惦记着幸福,说的过去吗" " 我告诉你,今天最好安分一点, 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江浩坤阴着脸对江莱警告着。

  " 你放心,我现在就去深圳。找陈放!再见" 说着转身离开了江浩坤的办公 室。

  陆远和彭佳禾将大彭的骨灰洒在城市的每个角落。在过程中,二人不慎将装 有二人钱财等全部家当的提箱落在出租车内。

  因此,二人无家可归。随后,无奈之下,陆远拨通了他在国内的老同学兼好 兄弟江浩坤的电话。

  江浩坤接起了电话:" 喂。" " 喂,浩坤,我回来了。" " 请问你哪位?" " 你是不是脑袋**水了,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你想想谁啊。陆远呐。" " 陆远,
呵呵,你还回来啊?这么长时间跑哪去了,知道不知道我到处找你啊。你现在在 哪。" 陆远说:" 上海,两个小时前刚落地。咱俩三年没见面了,尽快见个面呗。 " " 行啊,今晚有个聚会我等会把地址发给你。" " 行啊,行啊,呵呵。那咱今 晚见。"

  "今晚见"

  说完江浩坤便挂断了电话。

  腹黑的江浩坤举办这次的聚会一是为了给女友甘敬过生日,最重要的是自己 突然借此机会向甘敬求婚。

  晚上,陆远带着彭佳禾出席了高档的宴会。看到了不远处,自己的好兄弟江 浩坤和自己最爱的未婚妻甘敬郎才女貌的站在一起。顿时,他和甘敬当年在美国 一起辛苦奋斗但却甜蜜的回忆涌上心头,那种甘之如饴的幸福画面历历在目。随 后,江浩坤跪地表白求婚的场景刺激到了陆远。当看到甘敬面露尴尬之色,委婉 的拒绝江浩坤时,陆远奋不顾身的冲上前,与甘敬故作轻松的打招呼,戳穿了江 浩坤当年趁虚而入,欺朋友之妻的真相,并挑衅江浩坤与其竞争甘敬,同时下跪 求婚。正当江浩坤积羞成怒的质问陆远时,他突然将胡椒面洒在江浩坤脸上,然 后趁其不备,一把扛走甘敬。

  陆远扛着甘敬,来到了酒店的宴会厅,把门一把关上,看着三年没见的爱人, 回想起之前在美国的种种过往,以前这个美人在自己的身下婉转呻吟,今天却被 别人求婚。一股泻火从小腹直冲到鸡巴。

  陆远把甘敬压在墙边,吻了上去。

  甘敬扭动着头,反抗着陆远的侵犯:" 陆远,,别,,你放开我……别这样,, 快放开我。" 陆远正在火头上,没有理会着甘敬的反抗,双手从后边撕开了甘敬 的礼服,两个嫩嫩的奶子暴露在陆远的面前,陆远呼吸顿时也粗重起来,一把握 住了甘敬的小嫩乳。

  " 怎么还是这么点,看来江浩坤这几年没有好好照顾它呀,呵呵。" " 你混 蛋,快放开我。" 甘敬手忙脚乱的想要把陆远从自己的身上推开,全然不顾自己
毫无章法的扭动会给陆远带来多大的挑逗,只见陆远的眼神越来越炙热,手上的 力度和温度都在增加。

  陆远把甘敬拉高了一些,一低头,就吻了上去。

  甘敬慌张的想要推开陆远,张口就叫:" 别。呜" 没想到一张嘴,正好被陆 远乘虚而入,一条柔软但是坚韧的舌头瞬间就撬开了甘敬的唇齿。

  两人的舌头顿时缠绕在一起,互相搅动着,甘敬任由陆远把自己的舌头弄来 弄去,一会吸一会允。

  这时陆远的另一只手没有闲着,在脱掉自己的裤子之后,把甘敬的手从自己 的背后拿下来,引导着甘敬的手,向自己的下身出发。

  甘敬顺着陆远的手,摸上了陆远的大鸡吧,感受着这个凶器的热度,想起以 前在这个混蛋身下的高潮。渐渐地神志也模糊了。只想要大鸡吧来满足自己的欲 望。甘敬用手大力的撸着陆远的大鸡吧。发出" 嗯。嗯,嗯" 的娇喘。

  陆远知道甘敬一向都经不住自己的挑逗。松开了甘敬的嘴,,一只手推着甘 敬的奶子,一边用舌头舔弄着甘敬的奶头。

  甘敬被陆远舔弄自己敏感的乳头,感觉下身一股淫液冲出了自己的阴门。

  " 啊,,啊……啊。" 陆远伸手拨开甘敬的内裤,感觉一阵淫水带着强劲的 喷力,打在自己的手上,原来甘敬还是那么敏感,舔舔奶子就高潮了。陆远伸出
手指,插入甘敬嫩嫩的阴道,感觉甘敬的阴道一缩一缩的吸允着陆远的手指。

  陆远:" 小骚货,还是这么敏感啊,小穴还是这么紧,你如果你嫁给江浩坤 太可惜了。" " 别说……嗯,,嗯……别说这个……快点肏我……我要……我要
你肏我,,别提江浩坤。快点,,,嗯,,," " 就这你就受不了啊?我还没玩 够呢,看来你憋得够久的了,江浩坤这孙子满足不了你吗?" " 嗯,,,啊… …浩坤,,,他……他……怎么能和你比。他每次弄我都弄不到2分钟,,害我 每次都要自己偷偷的玩。" " 靠。原来这孙子不行啊……那你还嫁给他" " 谁说 我嫁给他了……今天他求婚不是被你搅和了吗,。嗯。啊……" " 也对,,那行,, 那我今天就好好的肏肏你。算是给你赔罪了……" " 嗯……快点……我想要大鸡 巴,,快给我嘛……今天你想怎么玩都可以。你不知道这几年来,,每次我自己 弄,脑子都想着你的大鸡吧……" " 你这个骚货……离了我可真不行,,,来, 蹲下舔舔,,跟我的小弟弟亲热亲热,这么多年没见。它怪想你的……" 说着把 甘敬的头推向自己的胯下。

  甘敬一直手握着陆远的鸡巴,伸出舌头,在陆远的龟头上滑动着,时不时的 用嘴唇吸允一下,感受着陆远的鸡巴越来越硬,甘敬用舌头沿着陆远的阴茎,慢 慢滑动着,从阴茎根部滑到龟头,又从龟头滑到根部,就这样滑动了几次,一口 把陆远的两个睾丸含在了嘴里。

  嘴里的小舌头,不断的搅不断的搅弄着陆远的阴囊。陆远爽的鸡巴又大了一圈。

陆远把甘敬拉了起来,推到在宴会厅的餐桌上,,分开甘敬的两条长腿,一 只手拉开甘敬的内裤,一只手扶着鸡巴在甘敬的阴唇上来回的滑动。

  " 陆远,,快……嗯……嗯……快……我受不了了……快给我……" 甘敬的 小穴不由自主的一张一合,从粉嫩的小穴流着黏黏的液体。渐渐地,从甘敬小穴
涌出的淫液越来越多,陆远知道甘敬受不了了,就说:" 骚货。现在我要肏**去 了。准备好咯。" " 快,,快,,我都等不急了……嗯,……嗯,," 说着,陆
远对准甘敬的小穴,用力的顶了**去。

  " 啊……好爽……啊……啊,,,啊 "陆远每一下都顶到甘敬的最深处,, 发出" 噗嗤……噗嗤" 的声音。两人的器官不断的交合着。

  甘敬" 啊,,啊,,好爽,真的好久没有这么爽了……快……用力……用力 肏我……" 陆远伸出两只手,,用力的抓着甘敬的奶子。一边用力肏着甘敬的嫩 逼,用力揉捏着甘敬的奶子……

  不一会,陆远感觉甘敬的阴道一阵的收缩,,一股暖暖的淫液喷到了自己的 龟头上。原来甘敬又高潮了……

  陆远用力的继续抽插了,感受着甘敬阴道的吸允,快要射的时候陆远:" 哇, 好爽,,我快射了,,要我射里面还是嘴里?" 甘敬:" 射嘴里……我要吃…
…我要吃,,,,嗯……啊……" 陆远精关一松,,骑在了甘敬的脸上,对着甘 敬的小嘴,把浓浓的精液喷到了甘敬的嘴里…… 。

甘敬射出舌头,舔着陆远的龟头,把陆远的精液吸**自己的嘴里,慢慢 的吞了下去。

  陆远看着手表,发现时间不早了。彭佳禾还在楼上呢。催促着甘敬整理好自 己的衣服。

  回到了楼顶。当着大家的面甘敬愤怒激动地指责当年在美国,陆远突然抛弃 她不管不问,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抛下她。

  三年里没有任何消息不知死活去向,而自己依然心心念的挂念着陆远。

  甘敬不断的质问陆远当年为何抛下她不留只言片语,现在为何又突然回来出 现在她面前。眼前的一切,让甘敬情绪失控,声嘶力竭地控诉陆远如今像没事儿 一样回来也不给任何解释,是个不负责任的人渣。

  陆远听罢,平复了甘敬的情绪后,依然没有任何解释,说着违心的祝福,带 着彭佳禾离开了这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