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不可思议的开放婚姻
不可思议的开放婚姻
  我们结婚已经21年了。那年,我们在星期一的晚上相识,然后在星期五的上午结婚。

  结婚两周后,我们去了一个性爱交友俱乐部。此时,我妻子还只是和我一个男人做过爱,她在性生活方面还是很拘谨的,也没有什么经验和兴致。我想,去参加性交友俱乐部的活动应该可以提高她的兴趣,让她多一点性生活的知识和乐趣。那一年我19岁,她18岁。

  那天俱乐部里只有两个女人,她们在那里为男人做性交表演。我和妻子在俱乐部里到处转悠,观看人们在那里的所作所为。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房间,里面铺着塌塌米。

  我们在里面休息了一会,然后我决定去其它房间看看别人都在做什么。当我返回铺着塌塌米的房间时,我看到我妻子正在吸吮一个男人的阴茎。

  我感到非常震惊,也非常兴奋,我呆呆地看着我妻子在一口口认真地吸吮着男人的阴茎。我妻子这时也看到了我,她停下来,站起来把我介绍给那个男人,她说,他是个澳大利亚人,然后她就又蹲下身去继续给那个男人口交。

  那个男人一边享受着我妻子的口舌服务,一边告诉我说,他非常羡慕我娶了这么性感的女人作妻子,真的是非常幸运。

  我同意地点点头,但感觉有点奇怪的是,我妻子给我口交的时候,总是被我的阴茎插得感觉恶心,甚至有些窒息,而这个澳大利亚男人的阴茎比我的大了差不多一倍啊!

  在充份享受了我妻子的口舌服务后,那个澳大利亚男人叫我妻子躺在塌塌米上,他分开她两条腿,挺着那个被我妻子的小嘴刺激得坚硬肿胀的鸡巴,狠狠地插进了我妻子的阴道里,然后,他就拼命地抽插起来。

  我妻子胸前两个白嫩挺翘的奶子在他抽插的动作中前后晃动,他们两个人的肉体碰撞发出的「砰砰」声充斥着我的耳朵,让我有点难以忍受,同时,我胯下的阴茎也不可遏制地勃起,硬得我心里很是难受。

  又看了一会,我就起身去了别的房间,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当我再次返回那个房间里时,看到有另一对男女也进了那个房间,他们在我妻子和那个澳大利亚男人旁边舒缓地做着爱。我走上前去问那对男女,我是否可以和那个女人做一次爱?

  他们同意了,然后那个女人转向我躺好,分开自己的大腿,把她的阴户向我大大地敞开。

  我把已经忍耐了好久的坚硬阴茎插进她的阴道,还没有抽插几下就射精了。

  我有点自惭形秽地抽出已经疲软的阴茎,向那个女人歉意地笑了笑,那个女人用眼神安慰了我一下。

  这时,我转过头去看仍然在和那个澳大利亚男人做爱的妻子,很显然她比我要更加享受在这里的分分秒秒。看到他们还在无休止地操弄,我感觉自己很是无聊,我不想看了,就又一次走出房间。

  再次返回房间,我妻子还是和澳大利亚男人在一起,但现在他只是坐在她的旁边,另一个男人的鸡巴在凶猛地操着我的妻子。在他们周围,有几个不同身高和肤色的男人兴冲冲地围在他们身旁,而我的妻子手口并用地在伺候着他们的鸡巴。

  她把他们每个人长短不一的鸡巴深深地吞进嘴里,但没有表现出任何要恶心呕吐和窒息的情形。

  在三个小时里,五、六个男人轮干着我的妻子,他们每个人都在我妻子的阴道和嘴里射了精,可是我没有一点嫉妒的感觉。

  从此,我妻子便喜欢上了这样淫荡的性生活方式,我们每周都要去性交友俱乐部,在那里我的妻子跟许多不同种族的男人做爱。他们从不戴安全套,总是把他们浓稠腥臭的精液直接射进我妻子的阴道、肛门和嘴里。

  这让我很是惊奇,因为我从来也没有如此毫无顾及地和我妻子做爱,这样肆无忌惮地把精液射进她的阴道、肛门和嘴里,我也没有和任何其它的女孩子有如此的约会。

  这天,我妻子在被十几个男人操弄并灌进精液后,终于跟我说她已经够了,不想再被操了。于是,我带着她来到吧台旁边,为她叫了一杯果汁。

  当她在吧凳上坐下后,她告诉我,她的阴道里满是精液,并且精液已经开始往外面流了。我问她,要不要我来帮她清理一下那些让她难受的腥臭肮脏精液?

  她说好啊!于是我蹲下身去,分开她的大腿,让她的阴户和肛门完全暴露出来。

  我看到她的阴户上一塌糊涂,阴毛上、大、小阴唇上和肛门周围都沾满了黏稠的精液,还有一缕缕的精液在源源不断地从她的阴道和肛门里流出来,发出阵阵腥臭恶心的味道。但我似乎并不反感这样的味道,反而觉得非常刺激。

  我伸出舌头,仔细地舔食着我妻子阴户和肛门上的精液,还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和肛门里,在刚刚被许多男人的鸡巴反复抽插过的地方努力的打扫着他们留下的腥臭的液体。

  在我们的身边慢慢聚集起一大圈的人,好奇和嘲弄地看着一个绿帽老公在自己淫荡妻子的阴道里舔食着别的男人们射进去的精液……第二天早上,当我们离开俱乐部的时候,我问我妻子她昨晚过得好不好?她说她觉得自己太过放荡了,虽然她很喜欢这样的性生活方式,但她还是觉得轮干她的男人有点太多了。

  我问她,她曾经跟我说的她发现自己已经沉迷于有些东西,那是什么意思?

  她回答,她非常喜欢这样的经历,并且希望这样的体验可以成为她一种常常可以体验的生活。

  我妻子告诉我,她非常喜欢她在被别的男人轮干了以后,我趴在她的阴户上用口舌为她清理被别的男人们弄得污秽不堪的阴户。她还告诉我说,她很欣赏别的男人的鸡巴比我的粗、比我的长。

  我很高兴她可以这样享受,我喜欢她愿意被轮干、愿意被别的男人的大鸡巴在她的阴道、肛门和嘴里肆虐,我也喜欢她愿意让我用我的口舌为她清理她那被众多男人的精液玷污的阴户和肛门,我喜欢在她的阴道和肛门里舔食别的男人的精液。

  自从我妻子开始享受被别的男人轮干以后,我发现她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性感。我觉得她的漂亮和性感是对我的奖赏,而她也因为漂亮和性感得到更多她喜欢的奖赏--有越来越多的男人想操她!

  尽管如此,我妻子还是决定不再去俱乐部了,因为她觉得那样淫乱的性生活会影响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但我的确还希望她能够再去俱乐部,因为我喜欢看着我的妻子被那些已经操过她的、正在抽插着她的和很快就要进入她身体的男人们包围着。

  那些男人们很喜欢跟我的妻子做爱,因为我妻子年轻漂亮、苗条匀称,可以跟他们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但是,每当我试图要求我妻子跟我做那些她曾经跟别的许多男人做过的事情时,她却总是拒绝我。

  她对我说,那样疯狂淫荡的事情只能在俱乐部那样的地方、跟那些特定男人们做,而绝对不能跟我做。

  她这样的说法特别刺激我的性欲,我不知道为什么。

  三个月以后,我接到通知,要去得克萨斯州的一个军事基地驻守。我先行去那里办理了一些事务,一周后返回自己的家。当我走进家门时,我看到我的妻子赤裸着身子坐在厨房的桌子旁,在和两个男人打扑克。

  这两个男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与我的妻子裸体相向,两个人的阴茎已经半硬起来,龟头上闪耀着点点淫液。我敢说我妻子的阴户也是湿漉漉的了,因为我看到她的下体也有点点星光在闪耀。

  我妻子把我介绍给那两个男人,他们站起来跟我握了握手。我决定装酷,于是满不在乎地告诉他们让他们继续玩牌,我要去洗个澡。当我洗完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我的妻子已经跟那两个男人上了床。

  她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阴道里套弄着身下男人的阴茎;而另一个男人把粗大的阴茎插进她的肛门,在她身后努力地抽插着。

  我离开卧室,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喝着啤酒。两个小时后,我的妻子和那两个男人一起走进了起居室,他们在我面前穿好他们的衣服。这两个男人跟我的年龄差不多大,但他们的下体却十分雄壮。

  送走这两个男人后,我问我妻子她是否依然沉浸在兴奋的性高潮中,她回答我说,她必须很诚实地告诉我,她之所以又再找别的男人做爱,是因为经过那么多比我巨大很多的鸡巴轮干过许多次以后,她的阴道里已经几乎感觉不到我的阴茎插入了,而且她已经非常厌恶这样的感觉了。

  跟大多数跟别的男人睡过的女人一样,我妻子已经无法抑制地希望和那些男人做爱,而不是希望仅仅和我做爱。

  我问我妻子,为什么要把这两个男人带到我们家里来做爱?她说,我走了以后她感觉有些孤独,而且觉得这两个男人挺可爱的。他们告诉我妻子,他们很喜欢她,其中一个男人甚至鼓足勇气建议说他们想到我们家里来操她。

  我妻子说,她告诉他们可以到我们的家里来操她,因为他们的勇气可嘉。实际上,他们在我离开家的那个下午就来到我家,开始在我和妻子的床上轮干我的妻子。我妻子告诉我,其实我回家看到他们三个人在床上操弄的时候,已经是第五次或者第六次他们三个人在我家一起做爱了。

  对我妻子来说,这样和别的男人约会已经成为很规律的生活了,每次我回到家里,总是能看到我妻子跟两个或者三个男人在我家的床上上演着一女对数男的性交混战。

  每当轮干完我的妻子后,他们总是在我面前穿好衣服,跟我客气地握手,告诉我能娶到这样的女人作妻子真是幸运,然后告辞。

  自从我们搬到得克萨斯,我就再没有和我妻子做过爱了。到这个时候,据我所知,我妻子已经跟22个男人性交过了。而且,她必须在我们的床上和别的男人做爱,否则她宁愿不做。

  后来,我们在基地里有了一套房子,我妻子开始在军官和士兵宿舍游荡。我的工作要三班倒,上三个夜班,然后上三个白班。

  我妻子承认她在我上夜班的时候会邀请一些军官和士兵到我们家里来跟她做爱。只要我不在家,他们可以随时来奸淫或者轮干我的妻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妻子越来越放荡,她甚至到我工作的基地警卫室来勾引别的男人了。每当我和我的伙计们正在工作的时候,我妻子就会来到我们的房间里,她穿着非常暴露的衣服,和我的伙计们调情打闹,她甚至当着他们大家的面脱掉上衣,裸露出白嫩丰满的乳房,任那些男人搓揉耍弄。

  到最后,我的伙计们会向我告假,说他们打算带着我妻子回到我们的家里去轮干她。然后,我的妻子微笑着跟我吻别,和那些男人一起开车离开,我只好自己待在工作室,一边手淫一边想象着他们在我的家里如何操弄我的妻子。

  有些跟我妻子性交过的男人还经常会用数码相机拍下他们奸淫我妻子时的照片,并且会邮寄给我。

  在那些照片里,我看到我妻子的嘴、阴道和肛门会同时塞满阴茎,这样的场面是我从来都不曾经历过的。看着我妻子跟那些男人们如此狂放地性交,我心里也产生了性欲高潮的共鸣。

  我还保存着一些我妻子和别的男人性交的影碟,我每天都会在上班前看着这些影碟手淫。这些照片和影碟让我感到兴奋,也让我明白我是多么的幸运,能够有幸娶到这样一位许多男人都想跟她上床的、如此漂亮性感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是这样的热衷于和众多的男人做爱。

  我们的婚姻就在这样的性爱中继续着,现在我的妻子已经是个40岁的女人了,但她仍然每周要和几个男人做爱。我和她已经有十七年没有性爱生活了,但她和七个和我一起工作的男人,包括我的上司,保持着很有规律的性生活,已经有四年之久了。

  在我妻子经常和别的男人在我家里做爱的这些日子里,还有一件让我感到满意的事情,就是那些男人从来不把我当外人,他们总把我看作他们其中的一员。

  每当他们轮干我的妻子的时候,他们不会因为我在旁边而觉得尴尬或者不自如,这让我感觉很欣慰。

  说实话,我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那些操弄过我妻子的男人都把我当朋友,经常会帮助我做些事情,比如修好我的汽车,等等。跟他们在一起,我有时甚至觉得自己还是个中学生,还没有长大成为一个成年人。

  我妻子很讨厌做爱时使用安全套,所以,她那些做爱的对象都是已经结过婚的男人。这些男人有自己的家庭,比较洁身自好,可以避免性病之类的风险。

  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妻子正和我的一个邻居穿过街道,去他们家约会。邻居告诉我的妻子,他老婆回她娘家了,并留在那里过夜,他希望我妻子今天晚上能陪着他,在他们家里渡过一个疯狂的夜晚,我妻子很高兴地答应了。

  临走时,我妻子说她晚上会打电话给我,让我听听他们做爱的声音。她说她接通电话后,会把听筒放到床头柜上,这样他们在床上做爱的声音就可以通过听筒传到我的耳朵里。

  这样的方法让我很兴奋,我觉得是我自己在和我妻子做爱,只不过要通过我的邻居的电话线而已。

  每当听到我妻子在性交中和性欲高潮到来时发出的尖叫声,我都感觉特别高兴,因为是我让她有可能跟这么多男人做爱,让她享受到这么多别样的性快乐。

  我妻子给我生了三个孩子,一个四岁,一个十岁,还有一个十六岁。最大的孩子是我一个最好的朋友和我妻子的性爱结晶品,十岁的孩子的父亲是我最大孩子童子军的领导,而最小孩子的父亲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但他长得很像我的上司。

  我养育着别人的孩子,但我仍然像他们的父亲一样养育他们。他们都不怀疑我是他们真正的、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我觉得这样最好。

  虽然我已经有十七年没有和我妻子做过爱,而所有跟我相识的男人都跟我妻子有过性关系,但我不在乎,而且,我真的感觉这样挺好。

  所有跟我妻子发生过性关系的我的工作伙伴们都认为我是个不错的丈夫,他们还经常告诉我,我妻子在床上是个多么出色的女人,以及他们怎么样干我妻子的。他们告诉我,我妻子是多么的淫荡,身材是多么的性感。

  他们还说,他们多么希望他们的妻子能像我妻子那样性感和开放,他们希望他们的妻子也能像我的妻子那样带给他们那么多性欲的享受,可以像我妻子那样让他们随心所欲地玩弄她们的肉体。

  我的邻居们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我真的很高兴、很骄傲我有一个人人都想操弄的妻子,而且,他们的确都操弄过我的妻子。

  我并不是每次都能亲眼看到那些男人奸淫我妻子的场面,但我很喜欢看着他们一起走出我们的卧室,看着我妻子衣衫不整、头发蓬乱、大汗淋漓、满身精液的样子,他们全都精疲力尽。

  我知道我妻子也很喜欢让那些刚刚奸淫过她的男人们到我面前才穿好衣服,这样就可以让我知道那些男人的鸡巴是多么的雄壮。我非常佩服我妻子总是能很聪明地找到鸡巴雄壮并且非常渴望操她的男人们。

  我的确感到非常幸运能娶到这样的女人做妻子,她是如此美丽性感,竟然有那么多男人渴望跟她发生性关系,而且她很希望跟那么多男人性交,并且从中获取无尽的乐趣。

  我问过我的妻子,在跟她发生过性关系的男人中,有多大的百分比他们的鸡巴比我的粗大?我妻子告诉我,所有跟她性交的男人的鸡巴都比我的粗大很多。

  我很高兴听她这样说,因为我知道他们能比我更能让我妻子得到满足。

  两周前,我妻子终于允许我跟她做一次爱,可是我还没有进入她的身体就射精了。但我已经很满足了,因为我知道,其实我能从看着我妻子被别的男人操的画面中得到更多的乐趣,甚至就是听着我妻子给我讲述他们操她的情景,我就会非常兴奋,比自己真正操我妻子更兴奋。

  我相信,如果她一旦停止和别的男人做爱,我会感觉非常失望和郁闷。我是个性欲很强的男人,但我性欲表现在怂恿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操弄她的男人越多,我就得到越多的性欲快感和高潮。

  我就是这样一个对绿帽无限向往的男人,我们的婚姻生活在这样的向往中维持了21年,而且还要继续下去。

  我希望你们能了解我的生活,也许我的生活对那些跟我有同样景况的人有所帮助。

  (二)我做骚妻子21年  我读了我丈夫写的关于我们婚姻的故事,我想,你们也许想听听我是怎么讲述这个故事的。

  我和我丈夫是在一个海外军事基地相遇相识的。当时,我跟哥哥一起生活,因为母亲去世后父亲孤身生活,他已经开始向我表示出性的需求。虽然他并没有对我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但我还是感觉有点不舒服。所以,我离开家,来到哥哥服役的基地附近,依靠哥哥生活。

  结婚之前,我只有过一次性经历。有一次,我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有一个我认识的男孩强迫我跟他发生性关系。

  事情来得很突然,而且他射的也很快,所以,在我遇到我丈夫的时候,我感觉我自己还是个处女,没有任何性方面的真正经验。

  在我们婚礼的当晚,我的丈夫向我介绍性玩具的使用方法,并告诉我他所知道的一切关于性方面的知识。

  我得承认,那真的很有趣,但并不让我十分兴奋。在遇到我丈夫之前,我从来没有过性欲的渴望和高潮,其实我根本是很少想到性方面的事情。

  甚至到现在,我们结婚21年后,事情仍然是这样,我想到性的时候只是在性交发生的时候。我丈夫曾经无休止地向我求欢,我总是回答他「NO!」。

  说真的,每次性交开始之前,其实我并没有进入准备好要做爱的情绪中。关于这一点,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无法让我丈夫真正理解我。

  我们结婚两周后去的那个性交俱乐部,其实就是这个问题的最好注解。

  那天,在那个澳洲佬强行把我的手放到他的阴茎上之前,无论我的思想还是身体根本就不想做爱。但是,他一直控制的局面。

  他分开我的双腿,他插入我,然后,他把自己的阴茎塞进我的嘴里。当其它男人开始关注我并希望和我性交时,那个澳洲佬要我放松,他说他会陪伴我保护我,这让我感觉到安全。

  然后,好几个男人围着我,轮干我,我只是坦然接受,其实我自己并没有渴望淫乱的想法。那些轮干我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我不知道如果我拒绝他们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在俱乐部那个轮干之夜之前,从没有那么多男人被我吸引。能够用自己的性感吸引那么多人,我感觉很骄傲,我觉得那个晚上自己是最性感的女人。我也必须承认,接下来被那么多男人轮干,让我感觉非常刺激,也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尽管如此,我还是告诉我丈夫,不想再去那个俱乐部了,我担心自己已经有点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了,因为我的确太爱那样的经历了。

  我们搬到得克萨斯后,有一次我在快餐点遇到了我丈夫文章里提到的那两个男人。虽然我穿着并不性感,也没有向他们卖弄风骚,他们还是被我所吸引。他们来到我面前,开始用语言挑逗我,勾引我,甚至赤裸裸地提出想操我。

  当时我想,既然我丈夫一直鼓励我去跟别的男人做爱,我接受了这两个男人也没什么关系。于是,我对他们说「OK!」  那天晚上,当我丈夫11:30回到家的时候,我已经多次领教了这两个男人超常的性交工夫,他们真的太厉害了,比我以前见到过的任何男人,包括我丈夫,都强壮百倍。

  看到我在我们家里,在我和他的床上被两个男人轮干,我丈夫并没有恼羞成怒,相反,他因我们放荡不羁的淫荡行为而欣喜若狂。

  说实话,我率性而为的性格让我很容易被男人勾引上手,所以有很多的男人都想干我。但是,这只是他们想干我而已,并不是我渴望让他们干我,或者我真的需要他们干我。

  我认识基地里的另一个骚妻,是通过一个睡过我的男人认识的。她的丈夫是个飞行员,需要经常外出执行任务。

  这个骚妻,我们叫她安妮,是个非常开放的女人,她每天都要和几个男人做爱。我和安妮臭味相投,相处和睦,随着我们了解的增加,我们逐渐和那些男人们保持着很规律的性交生活,她甚至还约那些男人们一起来干我们。

  通过安妮,我认识了「邓」并且爱上了他。他是安妮的许多情人中的一个,或是许多前情人中的一个。我和邓相处得很好,就像我跟安妮相处得很好一样。

  我和邓经常在一起做爱,他经常告诉我他希望看到我被别的男人奸淫或者轮干。

  我们曾经去基地和卡车运输站找男人来操我,我们也会去我丈夫工作的基地大门警卫室找男人。我会告诉我丈夫,我将带这些男人去我们家里,让他们轮干他的妻子。当我丈夫听到他的妻子将要在他的床上被一大群男人奸淫,他会变得兴奋异常。

  邓录下了一些我和别的男人群交的录像带,我丈夫每次看到录像带中我被男人们轮干的画面就会变得异常兴奋。

  在得克萨斯,每当别的男人和我做爱的时候,他们都喜欢当着我丈夫的面干我。我承认我很喜欢这样,在我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操让我非常兴奋。

  到现在,17年已经过去了,我我仍然不断地和别的男人性交。我有好几个固定的情人,但有时我也会跟那些我刚刚认识的男人们上床。

  我已经有将近20年没有和我丈夫做爱了,我几乎不给他干我的机会,每次他提出做爱的要求,我总是说「NO!」。而当我说了「NO」以后,我丈夫便不再来骚扰我。这样,我们夫妻之间就没有机会享受性爱了。

  我曾经说过,只有性交开始后,我才会享受性的快乐,而我丈夫总是在性交开始之前就停止了进攻。

  我丈夫的上司每周都会来我家操我几次,他老婆对他的性欲要求也像我对自己的丈夫那样时常说「NO!」所以。他们夫妻之间也很少做爱。

  我很喜欢我丈夫的上司,他有许多取悦我的办法。其实,他很少对我直接提出性要求,他只是把我带进卧室里。我还不要多说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吧。

  我丈夫时常巧妙地邀请一些男人来我家,并且假装突发奇想地让那些男人跟我做爱。我的肚子里总是被灌满精液,也确实从得到不少乐趣。我丈夫则听着我被新来男人操得尖叫连连,心里十分受用。

  我今年40岁了,在这个年龄还能被许多男人惦记着,我心里的感觉非常美好。我非常喜欢那些男人认识我后马上就希望跟我上床,并且希望能经常操我。

  我丈夫仍然非常爱我,特别喜欢我跟别的男人发生性关系。我也非常爱我的丈夫,所以我会做任何他希望我做的事情。虽然我只是在性交开始后才有性的要求和感觉,但我的快乐在于我知道我这样做可以使我的丈夫开心。

  我希望我所说的和你的论坛所讨论内容的相符,我写这个的目的是因为很少有淫荡妻子(Hotwives)在这里述说她们做骚妻的经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