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只是因为在地铁上多看了你一眼
只是因为在地铁上多看了你一眼

只是因为在地铁上多看了你一眼

上周,我去医院帮大森的所谓的朋友交了流产费之后,就决定再也不帮他擦屁股了。也在那天,我觉得我该清醒了,一梦又累又痛是一年。

去年,也是夏天。我跟大森第一次见面是在地铁上,在一个火热城市,火热的天气在上下班高峰期挤地铁心里都是火。恰好周一,地铁上比以前更多,让人费解。大家挤得前胸贴后背的,各种香水味夹杂着汗味还有乘客嘴里的早餐味,或是牙膏味。这种日子,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每个周一都坚定了我买个代步车的决定,无奈拖延症的我,一件事情成功完成大概是因为我半年前就开始念叨了。


在地铁上,我站在跟门跟接近的位置,抓着位置旁边的扶手,昏昏欲睡。我身高比较高,后面一个小伙子靠我很近。我也没当回事,车厢偶尔晃动,我也只能跟着动。突然感觉后面贴在我屁股上那个小伙子有点异样,我穿的短裙,屁股的位置在他裆部下面一点。我感受到了他的硬度,瞬间惊醒,没有一丝困意。我不敢回头看他,只觉得自己身体瞬间升温,脸红到脖子跟了。我之前也有过性生活,但也没有那么快速的有反应,应该是空窗期太久了,再加上之前下面有点炎症,一段时间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想法。我就想,车开的慢点吧,再久点。我28了,家里人一直催我相亲什么的,搞得心情超级郁闷,觉得生活没有一点意思,没想到又在地铁上感受到了生活的欲望。好几站路,差不多10分钟,人进进出出,我竟然无耻的一步都没有挪。他也没动,但是感觉到他的生理反应已经结束了。后来到站下车的时候,我特别想看下他长啥样。所以故意走的很慢,后来看到他跟上来了,然后很快速的从我身边走过去,我就看到背影,他穿一个灰色运动长裤,白色短袖。那一瞬间有种拉住问联系方式的冲动,但是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完全是荷尔蒙作祟。

到晚上10点多睡觉的时候,还在想那么事情,其实自己蛮不要脸的。在地铁上被人猥亵,没想着反抗反而很享受。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最后还是问了人力一个姐妹,她说今天来的都是面试的应届生。我也不好说要联系方式,我就说看到一个个子很高的穿白色短袖的好像是我一个熟人的弟弟,就让她把那小伙子的联系方式给我,她说周二帮我找,小伙子面试没有通过,经验不足。

第二天,我就很忐忑的等着人力的妹子给我小伙子的联系方式,一边盘算着如何跟他说话。一上午也没做什么正经事。等了好久,人力的妹子终于把他的电话给我了,我立马跑到厕所想给他打个电话,快要拨打的时候犹豫了,我这么突然真的合适吗 ?在厕所纠结了半个小时,最后只是把他电话给存了。
晚上回去的时候,搜索电话号码,加了微信。他没有验证,瞬间通过后,收到他的一个消息,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就聊为什么还不睡,聊床边的东西。我问他,你都不好奇吗。他回,我要是说,自然会说。不说,问了也白问。我们就一直聊在晚上0点多。知道他是篮球专业的,昨天去一个公司的市场部面试,不知道结果。我也没说我是那个公司的。知道他才毕业,比我小6岁。聊着聊着就睡着了了。后来就经常聊天,他跟我吐槽工作难找,也不问我的私事,我让他有点耐心,慢慢来。聊了一个星期吧,他的工作定下来了,可惜不是我们公司。我们就晚上打电话,一说说好久,从最新的八卦聊到小时候养过的一条狗,从隔壁房间晚上的吵闹声聊到人生。


差不多10天之后,他提出来见个面,我说好。最后在下班的时候约了个咖啡馆,我到的时候,他还在路上。我跟他说我的坐在靠窗第二排,窗子上有盆植物。他一来到我面前就开始脸红了,然后支支吾吾的说,好像在哪儿见过我,我没有作声,我故意穿的是那天周一穿的那套衣服。然后吃了甜点就回家了。之后就经常见面,吃饭看电影,压马路送我到楼下。我每次都叫他小弟弟,让他叫我姐,他刚开始很无语的接受了,后来让我叫他大森,他名字里面有个森,还故意强调不是小森是大森。


我去过大森住的地方,就租的一个带厕所的房间。房间挺乱的。我就没多待。我自己住的时候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房子,所以大森之后就经常赖在我家不走,说我家很香,我们一起做饭,周末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偶尔出去走走。刚开始每次他都坚持回去,终于有次周六晚上,一直磨蹭到11点也不走,打打闹闹完了就睡觉了。我承认大森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尤其他是体育专业的,有腹肌力量也够,反正就是很爽。
那天过后,大森又开始找工作。找了一个星期面试了几次,开始灰心了。就一直在家待着,晚上我回家的时候,大森已经把饭做好了。我刚好那时候很忙,也不想怎么说他。偶尔晚上谈心的时候,会发现他的价值观真的不一样,老说他爸妈管他太多,但又没有给他任何物质和精神上的帮助,还恨他爸爸。我只能说,你现在都毕业了,任何事情都要靠自己。爸妈已经很不容易了。之后的一两个月,大森依旧在家待着,偶尔去做做兼职,可以周结工资的那种,我也随他,每天在家待着就是煎熬。元旦过后,大森终于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在一家健身房当助教。工资不高,但是大森很喜欢那份工作。
也从他正式上班之后,我们的感情就越来越差。大森生日的时候,我给他买了一只颂拓的运动手表,花了我将近一个月的收入。
大森去了健身房之后,我就经常心慌,因为健身房年轻的女生实在是太多太多。虽说,我跟大森是我主动得多点,但是大森也没让我失望,那半年我们像一对夫妻一样生活,我以为我们可以就那样走到婚姻殿堂,从未想过年龄什么的差距,我觉得一切都是可以克服的,只要我们想,我们就能。过年的时候,我提议说让大森跟我回去见下父母,大森只抱着我说,再过一段时间,让他有点资本,不然不好意思去。考虑到他作为男人的自尊,我就没再坚持。过年之后,大森经常问我要钱,要么是大学同学聚会,要么是公司有活动,好几次,每次都是上千。我也没有一次犹豫,那时候,我已经把他当自己人了。 之后,工作不忙时候我就去健身房等大森下班,但是基本上每次他都让我先回去,因为晚上有课程。女人的直觉一般很准,就那短短的十几分钟我在健身房竟然嗅到了一股异样的味道。一股热烈的眼神透过那么多练习生落在我身上,我不由得心一紧。这感情,怕是保不住了吧。 果然,大森回家越来越晚,理由是各种聚会和活动。每次我盘问细节的时候,大森都会很抓狂的说,因为跟我在一起那么久,没有了生活圈子,天天看着我,好不容易找到工作有些朋友,我为什么要闹。听到这儿,我怔住。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知道为什么,因为我还害怕,因为自己年纪大,因为等不起,等不起他慢慢的变成熟,只想把他捆在身边就够了。


可是,有些事情就是适得其反,你越想保住,越留不住。我每次出门,总会在桌子上留下点钱,我知道大森再也不敢跟我开口说借钱了。我们之间也是在一起生活,但不说什么话了,像往常一样一起做饭,每晚昨晚,大森会紧紧抱住我,我只会默默的流泪。有天回去之后,发现大森的东西全都不在了,立马给他打电话,却看到桌子上有个纸条,上面说,我要搬去公司员工宿舍了,再联系。 后来,我们都默契的没找彼此。
再次接到他电话,是今年夏天,他说一个同事怀孕了找他帮忙借钱做手术,问我能不能再借点钱他,说工资发了就会还。我就带着卡去了医院,看到那个坐在医院凳子上低着头的女生,说不来的熟悉感扑面而来。